2009-03-30

27 - [雜感]

Tag:

      最近北京气温反差剧烈,忽冷忽热。某日,一哥们儿从西单回来后说,不得了,刚看见好多已经光脚穿着凉拖的姑娘在大街上出没。大家听后很平静地对他说,你怎么这么没见过世面,慌什么,那都是些90后,还很年轻,造得狠,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又某日,一姑娘对我说,想当年这会儿也是穿着丝袜在大街上晃悠的主儿,可现在呢,到现在还穿着秋裤呢;再某日,见一同事将签名改成:十几年来我竟然第一次破天荒地感冒了,苍天啊,大地啊,难道我真的老了吗?擦,原来我们还真是上年纪了。一点一点以自己没察觉到方式。看到某人在博客里写到,27岁的老男人生日快乐。好吧,我27岁了,也许真是个老男人了,尽管我还不想承认我老了。这些天我常挂在嘴边的是,我27岁了,好多人在27岁的时候已经死了。从18岁的时候就知道很多牛逼的人都死在了27岁,好像这个数字很牛逼,活过27人生就开始了新阶段一样。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于死在27岁的牛逼人数,仍然是那么四个人,没什么增加。渐渐地,对这个年纪的狂热心态就减少了许多。倒是一直记得高晓松27岁的时候已经发了《青春无悔》,那张把当时的我迷得无迷三道的作品辑。
      好在好在,老有也有老的好处,什么样的路都得走一走,什么样的味道都得尝一尝。一辈子,还不就像姚兄常说的,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吗?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