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6

3月13日纪念王洛宾先生仙逝13周年 - [現場]

Tag:

      我不喜欢洪启,不喜欢他唱歌时手舞足蹈的方式。这个人的面目总是让我觉得可疑。但纪念王洛宾先生倒是没错。这个浪漫的老人,早在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就以一个文艺青年的身份开始了在路上式的生活。基本上,这个所谓的纪念演出水平不高,除了老周,台上之人很少有人演唱王洛宾先生的作品。张广天,这个总是歌唱革命向往红色的左派,并没有到场,据说临时去了韩国。还有何力,也因为临时取消了航班,没能来到北京。之前海报宣传上写着的,能唱歌的重量级人物就只剩下周云蓬。但每到这种尴尬的时候,为了避免观众因为对他的热爱而把纪念演出错当成他的专场,老周离开得都要稍微早一点。最逗的是大仙,有人在他朗读的时候在台下骂他,但他还是很合理很敬业地完成了两首诗的朗诵,抑扬顿挫。一首《人间阴道是沧桑》,一首《我已经跨入牛逼的更年期》。台下站着王洛宾先生的儿子,我不喜欢洪启,不喜欢他唱歌时手舞足蹈的方式。这个人的面目总是让我觉得可疑。但纪念王洛宾先生倒是没错。这个浪漫的老人,早在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就以一个文艺青年的身份开始了在路上式的生活。基本上,这个所谓的纪念演出水平不高,除了老周,台上之人很少有人演唱王洛宾先生的作品。张广天,这个总是歌唱革命向往红色的左派,并没有到场,据说临时去了韩国。还有何力,也因为临时取消了航班,没能来到北京。之前海报宣传上写着的,能唱歌的重量级人物就只剩下周云蓬。但每到这种尴尬的时候,为了避免观众因为对他的热爱而把纪念演出错当成他的专场,老周离开得都要稍微早一点。最逗的是大仙,有人在他朗读的时候在台下骂他,但他还是很合理很敬业地完成了两首诗的朗诵,抑扬顿挫。一首《人间阴道是沧桑》,一首《我已经跨入牛逼的更年期》。台下站着王洛宾先生的儿子,他专程从乌鲁木齐赶来,唱了一首哈密民歌。海报上写着,王洛宾带我们走出危机。其实危机只是个幌子。有这么多爱好出名的人。

王洛宾先生之子

大仙

洪启

周云蓬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