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8

小年夜 - [雜感]

Tag:

      小年夜。要不是别人提醒,完全不知道今天是小年。毫无意外地加班,从习惯到麻木。想起小时候,在兰州还允许放鞭炮的时候,小年总是很兴奋。因为在那一天可以把给大年三十预备的鞭炮提前拿出来放一点。总是趁着爸妈上班不在,把放在暖气上烤的鞭炮偷偷剪一小段下来,再把捻子弄好,装作一点没少的样子。然后等过年的时候又着急第一个把鞭炮从红纸中抽出,总想着这样就可以瞒过家长,让他们察觉不到少了一些鞭炮。其实每次这样做都害怕得不行,总担心因为事后被发现偷偷放炮而受到惩罚。但这样的行为做了很多次,一次也没有被发现过。我很侥幸。现在想来,几千响的鞭炮少了一小段,谁也不会在意,只有这么干的人自己才会心虚得害怕。今天北京很寂静。估计兰州也是一样。很多年没放过炮了,有时真怀念小时偷偷剪鞭炮的心虚感觉。那种感觉后来再也没有过。
      发短信问老爸老妈小年夜吃的什么,回答是羊肉面片。很不错。老妈做的羊肉面片总是很香。晚饭我也吃了羊肉面,不同的是我吃的是用机器弄出的猫耳朵面。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