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7

London calling, yes, I was there, too——《London Calling》三十年 - [音樂]

Tag:

      基本上,我并不算是一个punk音乐的爱好者,对狂躁和高密度失真的喜好也停留在七、八年前。但我非常喜欢《London Calling》。它是我这些年听的最为频繁的一张punk专辑。这张发行于1979年的双张专辑表现出的复杂与多样性总是令人着迷。这也使我对The Clash充满了尊敬之情。虽然他们经常被拿来和Sex Pistols一起比较,但我一直觉得它们比Sex Pistols更完美。如果说是Sex Pistols开创了punk的时代,那么The Clash则让punk脱离了早期的狂野粗糙。他们让punk走得更远。
      1977年1月,The Clash以十万英镑的身价签约CBS唱片公司,三个月后乐队发表了处女专辑《The Clash》。这时的 The Clash还仅仅是锋芒小露。一年后,在整个英国punk乐坛呈现下滑趋势的大环境下,乐队第二张专辑《Give 'em Enough Rope》高居全英排行榜首。两张出色的专辑已经让The Clash成为当时英国摇滚乐坛上一流的punk乐队。
      随后The Clash开始进入其职业生涯的鼎盛时期。与此同时,乐队也开始向大洋彼岸的美国进军,并不断举办演唱会,在美国掀起了一股The Clash风暴。在首次美国巡演后,乐队开始着手制作下一张专辑。这一次,为乐队操刀制作的是一手造就The Who乐队的大牌制作人Gny。这张饱含非凡智慧和巨大魄力的专辑让乐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也把punk乐本身推向了更高的台阶。《London Calling》因此成为punk音乐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
      在这张专辑中,The Clash既保留了punk音乐简单直接的特点,又融杂了雷鬼、流行摇滚的元素,还成功地利用了商业的运作,使专辑叫好又叫座。更为重要的是,这时的The Clash已经和当年那支给Sex Pistols暖场的乐队不可同日而语。在不断的总结与完善中,他们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几位团员将自己对政治和自身处境的思考完完全全地融合在自己的音乐之中,旗帜鲜明地表达着自己的态度。失业、种族歧视、恐怖主义、吸毒等等社会问题频繁地出现在他们的歌词中。仿佛一把锋利的剃刀,对准英国光滑的喉咙割下狠狠的一刀。当Sex Pistols很快就以自毁的方式结束其音乐生涯后,The Clash却继续前行,顺理成章地成为英国punk的标志性乐团。
      但是,经历了大红大紫的The Clash内部却总是矛盾不断。尤其是贝斯手Paul Simonon、主唱Joe Strummer和吉他手Mick Jones之间的矛盾成为困扰乐队继续前进的最大障碍。最终,矛盾的结果以Mick的离队而告终。少了Mick Jones的The Clash又勉强继续维持了两年,发行了乐队第七张专辑《Cut The Crap》。1985年,The Clash终于宣告解散。虽然关于乐队复合的消息自从乐队解散后就一直没有中断过,但几位团员不断地否认了这种可能。Paul告别了The Clash后成了一名画家,彻底告别了摇滚乐。Joe则成立了新组合The Mescaleros。2002年12月22号下午,Joe在屋内跌倒,随即心脏停止跳动。一代人的punk偶像就这样以一个滑稽而又突然的方式离开人世。这一年,他正好50岁。
      如果说始终有人怀着一丝希望期待乐队复合的话,那么Joe Strummer的死则彻底击碎了他们的希望。少了Joe Strummer的The Clash将永远不可能复合了。摇滚乐总是这样,充满了令人心碎的瞬间,总是喜欢用充满戏剧感的方式非常突然地剥夺一些天才的生命。
      Joe Strummer已死,The Clash从此不再有。《London Calling》发行距今整整三十年过去了。当年那些身材消瘦,穿牛仔裤皮夹克的青年如今面对的最大问题不再是战争危险、恐怖主义、帝国主义、种族歧视,而是他们隆起的小腹与高脂肪。年轻时的激情最终在时间和死神面前变得不堪一击。总是如此无力,总是要眼睁睁看着太阳西去。三十年过去了,这个世界从没有变得更好过,那来自伦敦的呼喊声也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