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7

 - [雜感]

Tag:

      普光的温度比想象得要低很多,棉衣套棉衣,穿两双袜子,这样也仅仅是保温而已。据说北京最近也很冷。大家伙还需要保护好身体。我已经三天没刮胡子了,但他们还是习惯喊我小伙子。这让我听着很舒心。洗澡得碰运气,这里基本上没有热水或者干脆没水。现在,就现在,我说我头发上掳下的油可以直接炒盘大豆你信么?
      泥地穿雨鞋——小学毕业以后,好象再没有穿过这玩意儿。事实证明,在真正恶劣的气候环境和户外活动中,诸如the north face等等若干大牌户外鞋完全都是扯蛋。这里的土粘粘得要死,一脚踏下去,基本上就找不到脚踝了。就别玩什么范儿,还是来双神马牌高腰雨鞋吧。可以直接保护到膝盖,踏实。
      虽然普光是个小地方,我们驻地的土主乡也不大,但这里很多店名都起得很大气。比如有个洗头房叫“红灯区”,有个娱乐城叫“双飞”。恩,这很好,红灯区都开到了大山深处,那百姓生活就基本上和谐了。
      采访了一个女工,为了赶工程,一年多没有会回一次家,被当作典型报道。我心想,丫们真二逼啊。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士,把人圈到一群大老爷们儿中,还不让人回家,这太不人道了,一点不讲人性化,竟然还是典型。唉。理解力,理解力。看来很多人对人性化的理解还差很远,只有“人”,没有“性”,这怎么能行。
      不过有些哥们儿还是真的很酷的,皮肤黝黑,干活很牛,人也绝不含糊,喝酒跟和白开一样。他们不文艺,也没那么多事儿,基本上只知道拼命干活。动机单纯,行为简单。是最最让人值得佩服的工人阶级。和他们一比,咱那点事儿还算是事吗?
      手机又丢了一次,这一次是直接丢在净化厂的施工现场。又一次找到了。日,买手机一个多月丢了两次又都找了回来,自己都觉得不太好意思。这一次捡到手机建筑工地的工人,这只能证明他们的素质和很多看文艺片的观众是一样高的。
      今晚房间真暖和。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