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30

走好 - [雜感]

Tag:
      一位同事,人到中年,工作努力,人很好。她的儿子上高三,重点中学,有天突然失踪了。一连数天,杳无音讯。通过卫星定位找到他的手机,在长城的某处。尸体已经风干,周围有用完的安眠药瓶。
      小伙子学习很好,爱好计算机,是电脑高手。和同学的关系也很好,不是孤僻的孩子。一切似乎都是无缘由的。
      小伙子是很有主意的,走到时候把电脑里以及其它地方关于自己的东西全部销毁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早在假期的时候他就开始在网上买安眠药,从开始策划自己的死亡到最终的实施,他表现得非常地冷静。
      已经说不出是什么原因。有人说,是为了一个姑娘。官方的说法是抑郁。好吧,就算是抑郁。“专家”们又有话说了,记者们又有素材可用了。对心理承受能力的批判,对少不更事的批判,又是一件可以加以利用与染色的反面教材。
      靠,算了吧。抑郁有什么错。抑郁不是成年人的专利。就算是抑郁,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对的不对的,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心理不健康,就算是心智成熟,经历过更多事情的成年人们,难道他们的心理就一定足够健康吗?别扯了!
      爱一个人,爱得极端,爱到死,也算有始有终。自杀,有的时候,你既可以把它理解成为一种懦夫的行为,也是视作一种勇敢的表现。自从海子以降,浪漫主义者的死亡在中国变得时髦和流行,又因死者的特殊身份和浪漫性情,没有人对其做过多的道德批判。而普通人的自毁,更多时候则被视为对社会的逃避,对家庭的不负责任。但必须要说的是,自主的选择死亡并不是浪漫骑士的专利,即使是一个孩子,他也有自己的权利。在死者的背后,依然喋喋不休,既是否定了他的权利,也是将他在人世不被理解的状况再一次延伸到了天堂之上。不管怎样,愿死者安息。但愿在天堂里,依然有他钟爱的计算机,或是那个若隐若现的姑娘。
      尊重每一个生人,也尊重每一个亡人。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