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3

终究还是会 - [閱讀]

Tag:

      1918年11月7日,梁漱溟的父亲梁济正准备出门,遇到儿子,两人谈起一战的一则新闻,“世界会好吗?”梁济问。漱溟回答:“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能好就好啊!”梁济说完就离开了家。三天后,梁济投净业湖自尽。
      梁济终究是没有相信儿子的话。在梁漱溟认为局势将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梁济却选择用死亡作为自己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从这点上说,梁漱溟始终是和自己父亲截然不同的人。即使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他的心态也还是平和的。到了人生最末的时候,他依然保持着宽容和积极的态度面对人生与世界。在他的眼中,无论是自己的国家、这个世界,还是他钟情的中国传统文化,终究都会越来越好的。
      梁漱溟活到了95岁。在他的一生中,受到过很多不同思想的影响,也曾游走在不同党派之间,经历国中国的巨变。起起落落,沉沉浮浮,怎么也算是精彩而丰富的一生。很多人谈到这本他晚年的谈话录,总是习惯把目光聚焦在他眼中的那些风流人物身上。甚至封面一个“首次全文公开发表”,也会让人对他在书中的观点浮想联翩。尤其是书中关于毛、周等人的评论,如果不在放在现在,是怎样也无法公开发表的。
      但这绝不是阅读这本书最合适的理由。在历史面前,尤其对那些曾亲身参与了历史改变的人而言,恐怕是没有几个能做到真正清白。梁在这本书中,从自己的角度评价了很多人,这些人中有他曾经的朋友、对手,也有他的伙伴、学生。我相信,再客观的人在评价他人的时候,也不可避免地带有主观色彩。历史的本来面貌,除非亲身经历,否则真的很难百分百地接近真相。所以对梁的评价其实并不必太认真,倒是他的很多思想,细细品来,更容易吸引我。
      其实梁漱溟这个老头是很酷的。他没有受过太多正规教育,国学基础也很薄弱,也没什么学历,却曾经在北大当教师,后来又在山东搞乡村实验。深受佛家和儒家的影响,却能将二者融会贯通。和毛泽东吵过架,经历了文革,却也毫发无伤地活到了八事年代。整个访谈上下都流露出来他的一种对凡事无所谓的态度。仿佛这样也行,那样也好。这看似有点不恭,但其实越是这样,他的心里就越是很清楚。人越老,离“激烈”的生活也就越来越远。他会有很多关于生活的经验和智慧。这些特别普通的东西,往往是一些特别珍贵的真理。你按这个经验去做,按这个标准去实践,很可能就能少走很多弯路。但很多时候,我们即使明白这些是对,但因为时机不对。年龄没达到那个地步,所以仍然不按这个去做。这样的后果就是,我们仍然要犯前人犯的错误,仍然要走前人走的弯路。只有把这些都经历过了,回过头再看,才能体会到,原来我犯的这些个错误,早已是有人事先提醒过的。
      在访谈中,梁漱溟还提到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思想家,他对这个不否认。原因是因为他能独立思考,不人云亦云。拿出世还是入世这个问题来说,究竟是出世还是入世,这个问题原本在佛儒两家是根本对立的。年轻时的梁漱溟曾有过出家的念头,深受佛家影响,而他之后又成为“中国最后的儒家”。可以说在出世与入世这两个角色之间,梁漱溟转换得很好。这也是为什么在其长达95年的人生道路上既激烈地直面人生,又长久保持平和的心态。这种看似矛盾的东西,在梁漱溟这里却和谐地统一了。
      封面上的梁漱溟很严肃,若有所思的样子。每每注视这样一双眼睛,都有一种充满智慧的感觉。这恐怕就是这些大师特别有力量的地方。他的力量来自于他的学问,他的学问就是他的一生,他是把他的一辈子拿来变成自己的学问。
      这太牛屄了。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