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7

天黑前请平安回家 - [電影]

Tag:

        第60届戛纳电影节,两部来自罗马尼亚的电影《四月三周两天》和《加州之梦》分别拿下了金棕榈大奖和“一种关注”单元的最佳影片奖。而在此之前,《神秘的黄玫瑰》,咯尔巴阡山的罗宾汉,这部承载过我童年记忆的电影,几乎是我对这个国家电影的全部认知。
    19年前东欧剧变,社会主义阵营分崩离析,罗马尼亚身在其中,也自然经历了彻头彻尾被毁灭、改造的命运。而大凡经历过这种巨大变革的国家,其变革本身也势必成为各种艺术取之不竭的话题与灵感源泉。当曾经发生的一切渐趋平静并成为历史之后,这样那样的反思才可能在理论与实践两个层面成为现实。
   《无主孤军》就是这样一部带着反思视角的电影。说是反思,但导演并没有在影片中表达自己的立场,批判或者赞扬什么。对于这样一部电影,其本身的容量尚不足以展现着整个历史事件的全貌。导演选择将故事浓缩在巨变前夜的一个晚,通过几个普通人物的活动来展现剧变前夜的一个瞬间。
    从一开始,导演就给众人抛出了一个黑色的开头。在毫无防备(对观众和剧种人都是如此)之间,一队人马就倒在枪声之下。此时,我们还尚不清楚是谁因为什么,杀死了谁。
    紧接着,时间回到了一天前的晚上。这是罗马尼亚剧变的前夜,濒临圣诞节的一天晚上。此时,作为国家机器的军队已经乱成一团,失去了统一的指挥。负责保卫最高领导人安全的内务部部队,与站在救国阵线委员会一边的国防部队,正在市中心等重要地点展开对攻。士兵科斯蒂是内务部一名普通士兵,正跟着中尉进行例行巡逻,为了歼灭所谓的“恐怖分子”, 只身赶往处于交战中心的电视台。而完成了巡逻任务的中尉,发现科斯蒂失踪了,便决心要找他回来。
    就这样,一边是热血青年科斯蒂,一边是寻找他的中尉,在剧变的前夜,依然履行着他们应该履行的职责,完成着他们该干的工作。对于外界的变化,他们即便感知到了,却没有过多参与与选择的机会。作为普通人,他们唯一的行动就是默默承受着这一切。最终,科斯蒂找到了。但故事的结尾却是一个黑色的悲剧,一根香烟还在燃烧的时间,子弹击中了主人公,影片结束了。
    《无主孤军》让我想起《PTU》。两个同样发生在深夜的故事,一个找枪,一个寻人。而发出命令的长官,警官展与中尉都是那种原则性很强很有责任感的人,为了责任与使命,甚至是出于义气,誓要将失去的东西的寻找回来。无论是枪还是人,其实寻找过程的意义要远远大于最终的结果。“找”的过程耐人寻味,是一种追问,也是一种探询。国家翻天覆地,在物理的时间上,充其量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情。“东欧剧变”,我们从高中历史课本中学到了的这个说法,楞是把数个国家的巨大变化,一种制度向另一种制度转变,众多人生活被改变这种繁杂的事情,用简简单单一个“剧”字就一笔带过,着实让我佩服我国宣传手法的高超艺术性。对于更多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来说,他们的生活已经将彻底地被改变。他们要开始适应新的制度,新的方式,甚至是新的生活方式。最近一直在读诺曼•马内阿的《流氓的归来》。这个同样来自罗马尼亚的流亡作家,对自己的祖国有着复杂的情感。当这种情感逐渐变成对当局深深的无奈之后,他的出走已变成了无奈之举下的必然行径。选择流亡,也就选择了一条与背叛划等号的路。漫漫长路,几多疾苦,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
    在这种巨大的变革之中,个人命运总是显得那样渺小。注定是悲剧,也对不起,是这个时代造成的。你可以骂,可以哭诉,可以怨天尤人,但你依然无法改变。这是一道明晃晃的伤痕,将一直活生生长在你的身体之上。面对无可抗拒的力量,在一个时代即将过去之前,在一个国家即将变化之前,对于这个国家将来是什么样的,她们无法做出更多的关心。唯一的慰藉,就像影片中的那位母亲一样,只是期望自己的儿子能安全回家,迎接一个欢乐的新年。仅此而已。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