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03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 - [電影]

Tag:

      有些电影,看了简介觉得合自己胃口,从网上下了,却没有及时看。再看的时候往往又过了许久,也想不起当初因何而下。《幸福》就是这样。刚看了几十分钟,觉得有些平淡,甚至看得极其不认真。但随着剧情的发展,又觉得有点意思,遂用心去看。等整个看完,一寻思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许秦豪的作品啊。
      想想当年韩国电影刚刚风行的时候,我还在上中学,对磨磨叽叽的韩国电影还没多少好感。而且韩国的电影死人太多,同样的套路,配上不同的演员,不用看完,也基本上可以猜中结尾。唯一的悬念似乎就只剩下是主人公怎样死以及死之后的情节发展。许秦豪算是此类型电影的代表,他作品不算多,风格上比较统一,从《八月照相馆》、《春逝》、《外出》到《幸福》,一路延续了他悲情文艺的风格。
      也许太多的死亡,让这样的电影使人多少有些麻木。但缺少了死亡的悲剧,力度就差了很远。真正的悲剧一定要有死亡的映衬,才显得更加有力量。
      同样是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永诛,前酒吧老板,肝硬化患者;恩熙,单身女子,肺病患者。二人相识在乡下的疗养院,并最终生活在一起。而后,永诛变心,抛弃了恩熙,重新回归了自己从前的生活。最终,恩熙伤心欲绝,孤单地死去。
      很喜欢恩熙这个角色。在电影中,她是一个柔弱的女子,没有亲人,一身重病,时刻受到死亡的威胁。但即便如此,她的内心还是很坚强的,有着积极乐观的心态。在她遇到永诛之后,她的这种精神甚至感染了永诛。爱情在这样两人之间发生是正常的。永诛在恩熙的帮助下,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两人搬离了乡间疗养院之后,生活在乡下的一间小屋中。生活是平淡的,柴米油盐,洗衣烧饭,养花种苗。在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二人的生活简单平静。
患难见真情,但患难过去了,真情就要大打折扣。问题出在永诛的首尔之行后。来自这个城市内部的诱惑,再一次让永诛深陷其中,并动摇了他对恩熙的感情。他见到了前女友,在和秀妍的又一夜之后,他已经下了离开恩熙的决心。
      恩熙没有被病魔打倒,却被来自自己最亲密的人的背叛击垮了。电影中,恩熙第一次表现得歇斯底里。她开始神经质,并还一相情愿地希望永诛的离开只是自己的错觉。最后,在永诛醉酒之后,她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像面对她的病一样,她依旧表现出了惊人的勇气和决心,她仍然出奇地坚强。在她的映衬下,永诛表现得像个懦夫。他既失去了最爱自己的人,也彻底地失去了自我。离开恩熙的他,回到首尔,生活又回到了从前,一如既往地虚无与堕落,一如既往地纸醉金迷。他丢失了自己的灵魂,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注定地,可怜的恩熙要先于永诛死去,这样才能带给永诛无尽的悔恨。离开了永诛的恩熙,在疾病和失恋的双重打击下,终于走到了自己人生的终点。而永诛也旧病复发,再次住进医院。当他得知恩熙去世的消息,面对太平间全身紧裹的恩熙,他抱头痛哭。
      影片的最后,永诛带着恩熙的骨灰,回到了两个人当初生活的房子。翻江倒海的悔恨从他的心中喷泻而出。可所有的忏悔在这个时候也不能换回一个生命的再次苏醒,亦不能完成一段感情的延续。
永诛在山上采过一把花,没有精心挑选,一点也不艳丽。但就是这普通的山花让恩熙高兴地抱住了永诛,并决心和他好好生活下去。只可惜,恩熙在幸福刚来不久就把自己变成了一把灰。
     许秦豪乡间疗养院和城市这两个场景的设置很有意思。一个是宁静的乡下,一个是喧嚣的都市,充满诱惑与充满清苦。正如两个女人,一个隽永一个野性。永诛的选择也是大多数人需要面对的选择。选择其实没有对错,只是不同的选择背后是人生的两条路而已。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