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04

大悦城一幕 - [雜感]

Tag:
      周六在大悦城,从三楼坐电梯正往二楼下。我前面站着一老哥,四十多岁,面黑,典型外地面孔,戴一在藏区常见的那种大方片石头镜,正拿着手机摆弄。恰好这时有俩大美妞乘电梯上从二楼上三楼,这老哥随即拿起手机非常迅速地给俩大美妞拍了一张照片。
      虽然这个小小的举动很隐蔽,但还是让这俩大美妞和她们旁边的朋友发现了。等姑娘们反应过来,她们立刻从三楼冲下来,一把抓住老哥的衣服,非要他出示手机中的照片。老哥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但没想到地是竟然被拍摄对象发现并一路追了过来。老哥显得非常紧张,使劲辩解说自己并没有拍到。事实上,他肯定是拍到了,因为我当时我就站在他的身后,看得一清二楚。
      这几位姑娘们虽然貌美如花,可绝不是善茬儿,拉着老哥不依不饶,并最终叫来了保安。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老哥也越来越紧张。他不停向姑娘们和保安辩解,嘴里不停地重复“没拍到”,他坚持认为他是随便拍。他肯定是没有想到自己这随便的一摁,招惹来这么多麻烦。争吵在继续,姑娘们没有作罢的意思,她们坚持认为她们抓住了一个流氓。
      懒得看了,这样的争执令人厌恶。我为老哥今晚的命运捏了一把汗。虽然他也是折服于姑娘们的美丽,但由于他的外地口音农村相貌,他欣赏美丽的权利和动机就受到了明显的置疑,被加上了“猥琐”的标签。
      如今街拍盛行,有很多知名摄影师都非常热中在接头捕捉时尚男女的造型打扮。比如在西单、东方新天地等地儿,就经常能遇见P1的街头时尚摄影师。在很多情况下,被摄影师邀请并摆出各种姿势拍照的人是非常乐意的,这几乎是对其自身穿着的一种认可。但问题就在于老哥的非摄影师身份和他的长相外貌,并不符合大悦城的整体“气质”。我不得不承认,这位老哥从长相上看是猥琐了一些,甚至这些照片的用途也很给人想象的空间,但这并不等于说他就是一个彻底的流氓——流氓如果真的可以从外观上区分,那我们人民警察的工作就会轻松很多。如果,用手机拍照的人不是这位老哥,如果是位同样穿着时尚拿着名牌手机牛比相机的型男索女,那大美妞们还会一路追上来吗?同样的美,为什么在不同的人身上会有着不同的标准。
      没有摸吧的城市,要如何解决人民内部矛盾。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