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26

嘿,穿双回力吧! - [雜感]

Tag:

(一)

      上黄下蓝白墩子
      草绿帽子压边子
      三簧车子倒链子
      见了姑娘扭沟子

      这是60年代末70年代初在兰州年轻人中流传甚广的一个段子。说此段时,必须采用纯正的兰州方言,否则,其中的神韵与那股子垮劲儿,是体会不出来的。段中所描述的是当时年轻人最时髦的打扮。用现在的话,就是“潮人”了。黄军装,蓝裤子,脚着十八元的回力篮球鞋,头顶上是一顶解放军的军帽。军帽的戴法还颇为讲究,要刻意用手压出一道边儿。这样的打扮,再骑一辆有三根大弹簧座子的二八自行车,上街见到漂亮的“莎莎”,故意摇摇晃晃扭扭屁股,则是典型的吸引眼球的做法。
      至少有两件真实的故事加深了我对当时此种着装的印象。其一,当时西固热电厂有位叫孙阳友的职工。一顶黄军帽在那会儿还属于紧俏玩意儿,并不是人人都可以轻易到手的。此公因为极爱军帽,一日骑车上街,见一军人,立刻冲上前去抢夺其军帽于手。后,因此事锒铛入狱,再后,竟因此吃了枪子,送了性命。其二,有一叫丁国明的主儿,在西固一带也算当时小有名气的人物。当时安排知识青年下乡,丁与其他人被分配去了甘肃景泰。和许多电影作品反映的一样,那时知识青年相互对殴的情况时有发生。丁在一次群架后,正赶上国家轰轰烈烈的“严打”。在一个法制不健全的年代,任何小事都有可能成为丢掉脑袋的借口。仅仅因为一次群架,丁国明就被处以极刑。而在枪毙当天,丁执意要穿一双全新的回力篮球鞋。在他看来,能穿这样一双鞋上路,也算走得体面了。
      电视连续剧《血色浪漫》中有一位外号“小坏蛋”的人,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王朔也扮演了这个角色。此人在历史上是确有其人,据说当时在北京名气很大,练过摔跤,身手非常不错。后来,“小坏蛋”被以部队大院为主的老兵们捅死,死后的身后事办得极为轰动,其阵势不亚于现在某些黑社会大佬的葬礼。而他火化前的穿戴,也是当时时髦的这套玩意儿。
      在没有DVD、PSP、酒吧、摇滚乐的年代,在没有nike、converse、三叶草、levis的年代,任何一件能吸引集体目光的活动都是很给劲儿的。尤其是是年轻人扎堆的地方,孩子们想象力并没有因为物质的匮乏而同样缺少光芒,这极有可能那个枯燥又枯涩的年代留给我们最值得幻想的地方。如果说那个时代也存在一种时尚概念的话,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其实和今天的80后、90后没有太大区别,同样对穿着打扮有着自己追求和认识。只是他们的选择实在匮乏地可怜而已。今日的时尚潮流,一片追、赶、学之风潮,有时想想过去的年轻人,倒真真切切玩的是原创。


(二)
      Vintage,时下最时髦的英文单词,频繁地出现在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复古的衣服,复古的汽车,复古的吉他,复古的舞,复古的首饰。时尚界30年一轮回的法则再次印证。在鼓楼东大街的小店,那些曾被当作洋垃圾的二手衣服竟然颇有市场,一些已经消失的款式和“古老”的衣服还千金难求。与此同时,精明的厂家也在积极配合年轻人的消费习惯,不断推出复古版的商品以及经典版的复刻版本。2007年的nike air force1,从年底到年终,从普通配色版到城市系列,大卖特卖,古老不但不是错误,还是时尚,还是个性的体现,还是时髦货。
      洋货要复古,国货当然不能落后。在兰州的安西路,毗邻七里体育场,这里拥有大量的体育用品商店。飞跃田径鞋28元,回力篮球鞋38-65元不等。而在王府井的利生体育大厦,回力鞋的价格是100多。因为一个法国人,因为奥兰多·布鲁姆,我们的飞跃田径鞋墙里开花墙外香,在欧洲经过重新设计后,一双卖到了50欧元。这是一个事实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今天,年轻人们疯狂怀念着80年代,怀念黑猫警长和阿童木,怀念铁皮火车,怀念卜卜星和大白兔奶糖,怀念复古的电子合成器音乐,怀念蛤蟆镜、海魂杉和梅花运动服。从前因为疯狂追赶国际潮流而被抛弃的东西,竟然又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当中。一双回力鞋的红钩,甚至比nike的钩子更引人注目。经典的海魂衫与摇滚乐的关系一向密切得可以。经过了何勇、万晓利两人的普及,海魂衫的穿着人群再次扩大。从2007年两次音乐节上出现的频率来看,海魂衫仍然是这个国家热爱时髦又没多少大钱的摇滚青年们的最爱。同样经典的还有我们的天津产梅花运动服,时光倒流二十年,能穿一身梅花运动服去上学是一件多么神气的事情。这些当年的商品,经过了时间的洗涤又被赋予了新的文化含义,并有了一个很爱国的名字——经典国货。这些老的国货产品在其性能上,真的是如此出众吗,恐怕消费者如我等是再清楚不过的。要说穿上它们就是抵制洋货,就是爱国,这就更是狭隘得可笑了。
      那个“上黄下蓝白墩子”时代作为一个滑稽却又真实存在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我们,只能从父母那辈人的嘴里,想象一下当年的情景。年轻的头脑虽然也会撞撞南墙,但它们的存在,永远是社会的一笔巨大的财富。早在十一年前,nike公司的广告语曾这样说到:一个不相信年轻人的社会注定是要失败的,或者,甚而言之,是一个残缺的社会。Nike复古也好,经典国货也好,说白了与其说是消费物质实体,还不如说只是在消费“符号”,消费作为流行文化的一个指标。而流行文化之所以欣欣向荣,正是因为它的主要消费群体是如此地创意无限。什么规则、秩序在这里统统不管用,定理、推论也一概不起作用。牛屄就牛屄在,只要你敢想,就没有什么不可以。抛除做秀与傻屄,要的就是这股子活力。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