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12

继续 - [雜感]

Tag:

      要不是因为我的朋友laomo,我想我没有机会认识李明晶老师并得知她的病情。虽然以前听说过很多类似的病症,也见过若干次需要救助的捐款,或者义演活动,但都感觉那离我的生活太远,从没有花更多的时间去关注。在此之前,“尿毒症”对我而言仅仅是个冰冷的医学名词而已。
      三天前,在马滩的一所出租屋内,我第一次见到了李明晶老师。下午阳光明媚,屋子里也倒显得温暖。这一天是个大吉大利的日子,有很多人选择在这一天结婚。不知这对李老师来说算不算一个好兆头。
      房间很简陋,但据说比西关时还要稍微好些。李老师一直坐在床上,很少发言。一旁的廖兄,正在帮她抄写五月九日的日记。新的笔记本上,李老师的字迹很工整。在屋子内的时间不长,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和她的母亲交谈,交谈的内容也主要集中在手术费用上。
      钱,主要的问题还是钱。可以想象,昂贵的手术费用对于一个靠天吃饭的农村家庭意味着什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外人很难想象现实的中国还有很多这样的家庭。这里的生活和火炬没有一点关系。
      尽管有了多家媒体的报道,尽管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捐助活动,尽管有了众多热心人的帮助,但目前的效果还只是杯水车薪。3万多元的捐款,离20多万元的手术费用还有着很大的距离。
      一个现实的问题,这样的事情的确很多,除非发生在自己身上,否则很难在更大的范围内激起更多人的关注。这是事实,我们必须承认。毕竟,我们都是普通人,能力有限,能做的也很有限。想一想这的确让人沮丧。但正如我另一位朋友所说的,“虽然我们无力帮助每一个身患重病的人,但只要经过,就不能装作看不见,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听到某些人对时间吧义演非议的声音。对这样的人,《立春》里有句台词说得好——不是你心理阴暗就是我心理阴暗。
      目前,除了捐助,还需要更多更好的建议、信息、帮助渠道,甚至是牵线搭桥的工作。比如怎样联络相关组织,国际机构。在这方面,我们的经验少得可怜。
      要和时间赛跑了。李明晶老师如此,我们也是。能跑多远谁也不知道,但既然已经开始,就必须坚持下去。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