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02

破事儿 - [雜感]

Tag:

      一朋友,属于心态特别好的那种。凡事容易知足。即使特别小的事情也能让她觉得很兴奋。比如说,吃到一顿特好吃的饭,听到一首特好听的歌,凡此种种都能让她得意半天。
      一日,她去楼下的烧饼店买烧饼,迫不及待地站在店门口就尝了一口,惊呼:“太好吃了”。然后就发自肺腑狠狠地把小伙子的烧饼赞扬了一番。卖烧饼的是个年纪不大的外地小伙子,听到有人这样称赞自己的烧饼,显然也很意外。在临走的时候,小伙子激动地说:“大姐,以后我找媳妇儿一定要找你这样的。”

      还是这朋友,家里养了只狗。她老公爱好足球,是法国队的狂热球迷,因为很喜欢亨利,所以把自家的狗也也取名叫“亨利”。
      他们家楼下有个哥们儿,也是一爱狗之人。就是记性不太好,经常把除自家以外的狗的名字叫错。一次,朋友去溜“亨利”,碰到这哥们儿。这哥们儿大老远地就极其热情地喊到:“哎呦,‘卡卡’来了呀。”朋友显得很无奈,更正说,不是“卡卡”,是“亨利”。
      又过了几天,又碰到这哥们儿。哥们儿还是那么热情:“哎呦,这不是‘卡恩’吗?”
      朋友彻底无语。

      一朋友,结婚之前特别喜欢买碟,和经常去的一家店铺的老板关系很好,那个老板是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大妈。后来,她结婚了,有段时间没有去买碟。等再去的时候,老板问到:“姑娘,你是不是结婚了。”朋友很好奇,问如何得知?老大妈轻描淡写答曰:“明显不如从前水灵了。”
      朋友欲哭无泪,回来后和我们大呼:“婚姻猛于虎。”

      一日和同屋哥们儿看大风车,台下的观众是一帮小孩儿。一个镜头过去,我们发现台下一个小孩穿了一件Y-3。我说,肯定是假的。那哥们儿说,不一定,大人穿假的多,小孩反倒不一定,现在大人自己舍不得,但舍得给自己孩子花钱。正当我俩争论的时候,又一个镜头扫过去,我们才发现原来从原来那个角度看,衣服上有个褶皱,现在褶皱完全舒展了,才看清原来的“3”其是个“8”——Y-8!
      我们一致觉得,山本耀司太可怜了,遇见想象力无比丰富的中国造假者,不服不行。在造假这个问题上,是不是数字越大就越牛屄?

      一次去新东安瞎逛,去2楼上厕所。这厕所修得绝对绝,七转八拐,其地形复杂程度绝对可以和兰大一分部的男生宿舍楼相媲美。
      从男厕出来,我直接顺步向左一转,发现周围全是女的,还没反应过来,旁边一女突然大喊了一声:“先生,你走错了!”她这一喊先把我喊醒又马上把我喊懵,把我喊醒是我意识到我走到女厕了,把我喊懵是我不知怎么就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我是无辜的”。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