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13

有感觉 - [雜感]

Tag:
      广场南口的回回继续在寒风中售卖烤焦的玉米。KFC总是人满为患。年三十的气球并没有比平时鲜艳多少,公开贩卖的鞭炮却在除夕的晚上让我听不清电话听筒对面的声音。隍庙的大戏没有赶上,纸中城邦的读者倒是比平时要少。吃吃喝喝,见面聊天。一样的啤酒,一样的烤肉,一样的火锅,一样的兰州烟。大大小小的饭馆,把一切压缩,从嘴巴进去又从直肠排出。转来转去的短信与传来传去的钞票,这个国家健康漂亮,积极向上。兰州没有大雪,没有滞留的旅客,没有停电,更没有意外的死亡。西固的灯又一次亮得让人心慌,五泉山常年不间断的香火仍然不能让这个城市的人们来年兴旺。单挑和群殴的拳头,被摸过的屁股和牛肉面碗罩住的乳房,如此地美好与花枝招展;喝掉的露露、伊利、特仑苏,通过时间吧的反刍,通通化作甘南路上的呕吐物,在鼠年的春天来临之前,变成大街上拒绝融化的冰。这是我最最熟悉的兰州,是手抓羊肉的兰州,是铁桥连接南北的兰州,是十元三曲的兰州,是日复一日的兰州,是既固步自封又与时俱进的兰州,是让我爱着又恨着的兰州。等把一切吐完了,胃里全空了,平躺下去就再没有感觉了。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