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12

三本 - [閱讀]

Tag:

 

      罗展凤的新书果然没让人失望。自《电影×音乐》之后,就一直盼望着她的新作。《流动的光影声色》的文字延续了罗展凤一贯的风格,细腻、平实且不失生动。术业有专攻。兴趣也好,研究也好,电影配乐钻研到如此地步,在目前的华语影坛世界,罗展凤应该是独一无二的。我一直认为,有关电影音乐的写作若不是真实内心的投射是极难下笔的。因为是感性多过理性,要描述内心情感以及需要音乐才能营造的氛围和意境并不是一件易事。此类文章,写多了难免陷入俗套,落入自我重复的窠臼。但好在《流动的光影声色》中觉察不到这种迹象。罗展凤的驾轻就熟显然来自于她的功力,那种对音乐的积累和领悟。看一看她的书,就知道还有多少看电影以外的功课还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做。
      正因为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所以能够真诚、真实的纪录或者反映,这种态度是我最欣赏的。对我而言,这是一本写得相当好看的书。 

      看冯唐纯属意外。他的文字,比流氓不如朔爷,玩黑色幽默又不及小波。鬼使神差的背后,现在一想,完全是着了“冯唐易老”四字之道儿。再加上此兄“万物生长”三部分曲之名实在娓娓动听,让人觉得有阳光普照,希望满满之感,所以自当重庆出版社出了此兄的新版本,立刻买来读之。
      《北京,北京》的封底这样介绍:这是冯唐作品中气势最猛烈,如草原野火般的一部。这也是我对冯唐原本的印象。但是在《北京,北京》中,本以为是无比迅速的速度感并没有出现,摧枯拉朽一般的语言风格也没有寻着。在失望之余不免心声喟叹:冯唐真的易老。这,早在千年之前,王子安就预见到了。
      站在青春的尾巴上眺望青春,如果追忆顺畅,写得洋洋洒洒,倒也能让人心头畅快,大呼“青春无悔”,但反之,如果拖拖拉拉,云里雾里,把所有不该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好事全都集中在主人公的身上,那塑造的人物立刻脱胎换骨,变成了神而不是人。当自我欣赏过度膨胀,就是一种意淫了。
      这也并不是一本适合给所有人看的书。此书的读者不求全有催人泪下的回忆,但至少也得有些忧伤过往。还得具备象牙塔的读书经历,泡过姑娘,得过手也失过手的诸人。否则否则,味同嚼蜡。连那些刻意的段子,也会不知所云。

      和冯唐一样,马世芳也是71年生人。两个同样在青春期消亡之后,用文字回忆青春的人,却大抵有个两副不同的面孔。
      前年看《列侬回忆》,知道马世芳是译者之一。但我不知道的是他的老妈来头更大,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陶晓清。如果说“虎父无犬子”这样的古语总是成立的话,那马世芳也绝对没让他的老爸老妈丢脸。从他的履历上可以看出,小马在音乐、文学上之所作,绝非靠吃老爸老妈名气之老本。
      《地下乡愁蓝调》写得并不全好,比如说,后面的文章就比前面的好,理性的反思就比感性的追忆好。年轻时写就的文章,写作时间比较早,对很多问题的理解还不成熟,对音乐的理解仅仅局限于自身的狂热追捧。而后部分的文章明显多了几分沧桑的味道,是经历了多了后的重新的认知与感悟。说《地下乡愁蓝调》是一本散文集应该是成立了,因为马世芳的文字以音乐为主,但又不仅仅局限于音乐。他擅长把个体的经验和整个时代波澜壮阔的历史背景揉杂在一起,让文章既念旧伤逝,又带着个人成长的烙印。
      此书有很多文章涉及台湾民歌运动。事实上,在台湾民歌运动三十年之后,尤其是胡德夫在近两年的迅速出位,让原本只存在于音乐史中的人物、事件慢慢浮出水面。台湾民歌运动,作为现在通俗流行歌曲的鼻祖,其受重视程度一下子呈井喷之势。马世芳虽然不是这场运动的参与人与见证者,但因其母亲陶晓清在台湾民歌运动中的教母地位,自然使马世芳从小就耳儒目染,对父母所在的那个环境有更深的体会。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