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12

12th - [雜感]

Tag:

                                                                 宣武门站B口 2008年1月

      马路对面的马华拉面总是很难吃。虽然这里的拉面和兰州的已经很像了。但也仅仅是“像”而已。终究还不是。二热附近的萨达姆或者二十六街区街口的面馆,最近两三年我常去吃的地方,每当这时就变得让人牵肠挂肚。那碗中冒起的热气,就那么轻而一举地让整个冬天暖和起来。
      消费主义背景下的理想主义患者。一整天我都在琢磨姚先生是怎样得出这样一个饱含哲理又一语中的的结论。在一贯相似又重复的场景面前,行动却是最没有说服力的。但好在周末在老马家吃饭总是一件让人轻松的事情。酱鸭和排骨。整天都戴着帽子不愿摘下。外面的大风让他们打球的计划落空了。一条皮带也终于在冬天最冷的时候结束了自己的使命。
      南礼士路C口。104电车车站烤白薯的老头。一个令我反感的歌手的一首突然触动我的歌曲。意外的并不是在银座见到穿短裤的男人和穿丝袜的女人。
      每个人都小心翼翼。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