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11

十天 - [雜感]

Tag:

      三九。北京的冬天,嘴唇变得干裂的季节。郁冬先生如是说。冷空气暂时没来,嘴唇也并没有变得干裂。八杯水的目标,安定门站的哑巴。地铁里接吻的中学生,小酒馆里的四川兄弟。一切按部就班,08年在缓慢地运转。雾依然很重,就像是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
      大盘鸡与文宇奶酪。串味的西北与正宗的首都。南锣鼓巷的灯光刚刚好。想起西宁,那碗底化不开白沙糖的酸奶。
      过客酒吧。我们同没钱旅行和没时间旅行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自行车,背包客。凯鲁亚克的金发妞。墙上的照片起点是兰州。兰州人、武威人、天水人、廊坊人在研究六张扑克牌。闲人、上班族以及中南海的贵族们,烛光后的脸,各有各的不同。啤酒、香烟和奶茶,二十郎当岁的青年们,在凌晨的厕所撒一泡迎接春天的尿。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