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6

三儿和六儿 - [電影]

Tag:

      很小的时候看过一部新加坡电视剧《天涯同命鸟》,剧情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但却一直对剧中那个名叫山瑞的弱智形象记忆犹心。以后但凡一提到弱智,脑海里就会立刻联想到山瑞胖胖的样子。
      从十一岁到十八岁这段时间里,我家的隔壁就住着一位像山瑞一样的胖哥们儿。哥们儿家一共三个孩子,上面有哥,下面有妹,但不知怎的只有他是天生智障。和他们家住了近七年,三儿多半时间都呆在家里。很少听有谁称喊他的大名,楼上楼下的邻居都喊他“三儿”。
      似乎人们非常习惯用一个包含数字的名字来称呼这群特殊的人。从一到十的数字中,随意挑出一个,至于具体是几倒显得无关紧要。
      王焕武作品《小六》中的主人公显然也延续了这种命名的方式。影片通过“第一人称‘我’的回忆,带着观众走近一个叫‘小六’的智障残疾人和他的内心世界”。
     《小六》的故事其实并不对观众构成太强的吸引力。很多情节的设置甚至有老套的嫌疑。比如小六姐夫这个角色,几乎从他刚一出场就可以预测到他日后对待家庭、对待妻子以及对待小六态度的转变。再比如片中那位美丽姑娘的出现,也是暗合了观众对小六怜悯的内心需要。所以,谁要是非要挑剔的说这不是一个优秀的剧本,当然也是无可厚非。但站在一个普通观众的角度而言,一部电影哪怕小小地触动过你,这也算是部值得一看的好电影。
      我就是被那一句“姑娘的舅妈失去的是亲人,而我舅失去的是他的世界”触动了。说这话的时候,小六意外地摔死了自己心爱的姑娘。
      片中出现的姑娘是小六邻居的侄女,读大学的时候因失恋跳楼自杀,结果人没死,却摔断了双腿,只能终日坐在轮椅上。小六常常躲在一处看着姑娘,并不断地把自己捏的泥人悄悄地放在姑娘家的窗台上。姑娘像一屡阳光迅速照进了小六的世界。这两个同样残疾的人彼此温暖着对方。但最终,这个类似童话的故事还是以一个悲剧的结尾收场了。
      姑娘的姑妈曾这样评价小六:这小六有时候看着挺机灵的,有时候就特傻。这一番话可以看作对小六人物性格的最完美的表达。小六其实根本不傻,谁好谁坏,谁对谁错,他心里跟明镜似的。他虽然是一个在智力上有缺欠的人,但这并不等于说他在人格上也是同样残缺的。他也有着和正常人一样的情感,他也会像正常人一样,爱着美好的事物。作为正常人的我们和小六相比也并没有优越到哪里,某些时候甚至显得比小六更悲哀——正因为我们知道的太多,所以才会比小六更加烦恼。而小六的快乐正是因为他从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无知的。我始终坚信内心的强大是一个人真正强大的标志。从这点来说,小六是高大的形象,他是用自己的方式高大起来的。小六的很多优点即使我们正常人也未必能做到,比如他的天分,比如他对姑娘简单却诚挚的爱。当他在古楼上对姑娘傻傻地说“你是我媳妇儿”的时候,那暖融融的阳光和慢慢响起的音乐能让人迅速地被温暖。
      导演没有把这样一个题材拍得令人心碎或让人义愤填膺。相反,你能感觉到那种不用言说的脉脉温情。片中的“我”说:“美丽是可以营造的,但真正的美丽是自然的,哪怕是有些残缺”。生命中的确需要一些美好的东西,即使那些东西转瞬即逝。影片最后的结局让我想起《向日葵》中同样意外失踪的父亲。小六的出走预示着这个家庭的复合,但他本身的命运却是荧幕背后留给我们的巨大的空白。一个家庭的完整与回归的代价是小六世界的破碎与走失,这对小六来说虽然是不公平的但却是无奈的。这也是导演的必然选择。小六的未来,只能靠想象。如果你是美好的,但小六的命运也应该是美好的。
      电影中的小六是幸运的,至少他还有一个值得回忆的美丽瞬间。但这种充满浪漫色彩的处理显然不会那么自然地出现在真实的生活中,至少没有出现在三儿身上。
      我记得只要是阳光充足的中午,三儿总是喜欢一个人趴在四楼的阳台上。赶上下午上学,我一从单元出来,他就会一遍又一遍喊我的名字。那是一种现在看来非常复杂的喊声,你根本搞不清楚它有意识的成分有多大。刚开始我还常回头对他招招手,笑一笑,但后来渐渐对这种呼喊麻木了,每次总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但三儿还是非常固执地喊,一度,我心里极度厌烦,但又无法阻止他。他有自己的生活法则,来自外界的干涉对他而言显然都是无效的。
      搬家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三儿,一晃又过去了很多年。没有三儿的消息。当年,三儿总吵吵着让他妈给他找个媳妇儿。但三儿显然没有六儿那么好的运气,他既不会捏泥人,也没有碰到漂亮的姑娘,所以他的梦想只能是梦想。
      后来听说他哥结婚了。就是因为三儿,他哥过了四十岁才找到愿意嫁给他的女人。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