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31

黄河的水就是干了,我们还是要建铁桥;姑娘的心即使变了,我们还得继续恋爱。 - [雜感]

Tag:

    忍受狭小的场地,忍受浑浊的空气,忍受一拖再拖的演出时间,忍受北平秋无处不在的冷风,1031号,一个本不是重要日子的日子,却因为兰州而意义非凡;一群人因为同一个原因来到“两个好朋友”酒吧,一起纪念一个已身在远方的朋友。

      2004年到2007年,又发生了很多事情,又死去不少人。世界一如既往在虚假中真实着,有人继续歌唱,有人背信弃义。那个已在天堂的朋友,或许知道,或许知道了也装作不知道。但我相信在过去三年中的这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都是看得见的。正是由于他的死,一些本该就被纪念的东西有了一个合理的理由。

    很多人都翻唱了野孩子时期的歌曲,不一样的感觉,带着个人的情绪。酒吧很挤,挤得没有办法拍照。几次努力之后,我发现我拍到都是人头,索性放弃,专心看演出。

    这是一个寒冷的晚上,但“两个好朋友”里却一点不觉得冷。那么多人在场地中苦苦站立,一起度过了十月的最后一晚。不光只有两个好朋友。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