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31

请通知在环铁的荒木,保罗·治奥利在798 - [雜感]

Tag:

 

 

 

 

 

 

 

 

    对于没看过荒木经惟作品的人来说,很难从琴山画廊展出的若干幅摄影作品中,复原一个关于他的全貌;而对于那些已经看过并熟知其风格的人来,这些展品显然只能代表庞大的荒木经惟作品阵营的冰山一角。考虑到一些客观因素,荒木的作品似乎没有可能以更宽阔的渠道进行传播了。在中国是如此,估计在倭国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这次来中国参展的照片,时间跨度近40年。最早的一张摄于1971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而最近的则是今年新近完成的作品。从这些照片可以看出,荒木的风格也是在不断地转变,虽然绝大部分作品都离不开身体与性这个主题,但在不同时间段里,他要关注的和要表达的载体显然也是不同的。荒木镜头下的女性总是给人感觉很诡异,甚至有些血淋淋的。最喜欢他拍摄的一张嘴巴,故意放大,竖置,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外阴。

    这算是一个相当小型的展览。数量很少,内容不够狠,更不够劲。不能指望从这些挑选又挑选的照片中,使荒木的形象丰满起来。但有比总比没有强。只能这样想。

    和荒木的小型相比,保罗·治奥利规模也不算大,但着实在令人感到新鲜。这很可能因为二人不约而同地把身体做为主要的拍摄对象。这次在意中工作室展出的作品包括三十幅50x60cm波拉照片以及他的五部电影。

    作为一个实验摄影师和电影制作人,保罗·治奥利对于中国人来说还显得陌生。不过,从现场的资料来看,阮义忠先生早在1993年的《摄影家》杂志就介绍过他。

    有意思的是他的照片。这些照片的拍摄手法都是极为特殊的,他用的是一种用波拉胶片转印图像的手法。他先用波拉胶片拍摄,然后把图像转印到绘画纸、丝绸、木材甚至是塑料上。他将用来成像的化学品泼洒在纸张和画布上,而不是底片上,从而使摄影更接近纯艺术的范畴。对保罗·治奥利来说,重要的不是相片本身,而是整个成像的整个过程。

    展厅二楼不断循环播放他的实验电影作品。这些影片曾在今年的香港国际电影节前卫焦点艺术家单元及2006年纽约电影节前卫特别展博的第十届年度综览中放映。不过让我在一些没有语言和音乐,只是些黑白片段的实验影片前坐一下午,实在是难为我了。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