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3

忙乱 - [雜感]

Tag:

      忙乱。马不停蹄地和北平一起迅速跌落在秋天。听很多朋友说秋天是北平一年之中最舒服的季节。除了宜人的气温,还有落叶、果实这些和秋天紧密相关的东西。没有在北平完整地经历过四季,所以也就无法明白朋友们那些感同身受的体会。去年的这个时候,博客的背景音乐一直在放《北京秋天的黄昏》。这首歌恐怕是我听到的写北平秋天写得最美的歌,它曾反复激起我对北平秋天黄昏的联想到。如今,当我站在过街天桥上向下望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置身其中的感觉。
      周四去小马哥家吃饭,好久不见,吃到自己人做的饭顿感亲切。第一次去他家,他和小安专门查了公车路线,详细到家。坐上49路,它把我带到一个异常陌生的地方。这里的房子很矮也很老,街道也是窄窄的,两边的树高大繁盛。当时正刮着小风,从树上吹下不少落叶。这样的场景立刻就把我弄醉了,眼前的一切简直就像是一场旧苏联电影。进了他夫妇二人租住的屋子,逼仄狭小,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一张大桌放下,屋子的空间就所剩无己。但这些依然无法阻挡这里浓郁的家的味道。小邵同学做了拿手的虾,而小安同学则炒了她从家乡带来的小辣椒。这是一顿简单无比的饭,但却让我吃得无比开心。
      周末终于可以舒坦一下。没有演出,没有剧场,睡到自然醒。泡上小邵同学强烈推荐的抹茶,特意找出《Coming Down To Beijing》听了一遍。听了木玛先生新专辑以及北平音乐台一期关于阿卡贝拉的节目。木玛先生的音乐依然忧郁得快要绽放,而阿卡贝拉的节目又做得那样好,这使我一天的心情从早上开始就大好起来。
      下午去了书店,吃了北平的小吃。虽然数月前在常师的带领下,已经小小品尝了一番,但真正接受这些北平食品对我来说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商务印书馆的二楼见到一个来自西安的画家正在现场做画,满嘴陕西话,让人顿感亲切。见到很多新出的好书,有黑塞的作品集。盼了好久,终于有了。还有新版的《文化与帝国主义》,喜欢得不行。
      忙与盲,但愿不是后者。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