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11

Noises Off - [雜感]

Tag:

      一个三流的剧团,几个蹩脚的演员,正在演出前仓促地排练作品《无中生有》。但整个排练过程漏洞百出,场面混乱不堪。等到演出开始前,演员之间又大闹分歧,导致后台意外不断。演出眼看就要崩溃,台上的演员们却纷纷试图补救。结果,错误与错误不断叠加,最终使演出乱成了一锅粥……这就是三幕闹剧《糊涂戏班》的主要故事情节。该剧是英国当代剧作家麦克尔·弗雷恩的早期代表作品,展现了他高超的喜剧天赋。1982年,《糊涂戏班》在百老汇成功上演,为年轻的麦克尔·弗雷恩赢得了全球性声誉。
      2005年,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曾在香港导演钟景辉的指导下演出过该剧,而这一次看到的这个版本,是中央戏剧学院2004级导表混合班的毕业实习剧目。
      第一次到中戏北剧场看戏,感觉相当不错。一直觉得话剧的演出就应该在这种观众与舞台之间的距离比较近的、相对小型的剧场。这里的气氛和保利相比,不知好了多少倍。看闹剧其实非常轻松,因为闹剧大多没有深刻的思想内容,观众去剧场看它们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愉悦身心,使自己发笑。《糊涂戏班》也是如此。传统的滑稽剧,笑料比较集中,观众看不了多久就会发笑。而闹剧的精彩之处就在于它需要一个层层递进的过程,它的笑料有点像相声里的“包袱”一样。《糊涂戏班》的第一幕看得让我感觉有点无聊。不过,随着剧情的推进,前面的两幕的笑料在最后一幕有了一个集中的爆发过程。它采用了一种戏中戏的形式,即作为观众的我们在看作为演员的一群演出在演戏。正是这种听上去有些复杂的情节设置,使《糊涂戏班》的高潮段落非常精彩。那种由于不断累积,又不断将计就计般的笑料产生了非常奇妙的喜剧效果。第一幕中被戏中导演不断中止的排练过程,让观众不断地在现实与舞台之间切换。在一场近三个小时的演出中,北剧场的观众时不时就会发出笑声。
      一个有意思的事儿就是:观众中有一位年龄很小的男孩,和她妈一起坐在坐边第一排。往往是,全场一片静寂,大家都在安心看演出的过程中,小家伙儿旁若无人地放声大笑。而这个时候,作为观众的绝大多数人并没有觉得台上出现了什么可笑事儿。小男孩大概觉得台上那些说话古怪,动作夸张的大人们十分地搞笑,所以常常自顾自地笑出声。紧接着,就是全场观众的哄笑,而哄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台上而是因为台下的小男孩,因为他的笑实在是太特别了,在无声的观众席他的声音显得格外地大。就这样,该笑的,不该笑的,真好笑的,假好笑的,反正观众就跟着糊涂戏班的糊涂表演一起在剧场里笑。其实只要别没思想装有思想,真没思想也并不可怕,谈什么流派谈什么主义也未必就牛屄,在哈哈大笑中放下一点虚假,让自己轻松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没有看过其他的版本,也就无法对中戏的这个版本做出比较。但我想作为一个学生实习作品,熟悉这个行业的各个流程比作品本身更有意义。随着时间流逝,一个团队通力协作完成一项工作的过程可能是使一个人终身都受益非浅的东西。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