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8

我怎么这么忧伤,像听了十遍张佺的歌那样忧伤 - [現場]

Tag:

      怎么一进北大我就迷路。还好有两位热心的老师帮助,否则又得转向。我们先去食堂吃面,面食部的伙食还是很不错,便宜好吃。刘女士因晚上还有博士英语要应付,死活不去看演出,遂在讲堂门口告别。
      演出开始地很正点。张佺还是老样子,和大半年前在愚公移山那次见他差不多。是不是很黑了一些,白头发也更多了一些?人还是那个人,歌还是那些歌。每次唱罢一曲,台下都是持续而热烈的掌声。张佺状态很好,依然没有太多的问候,依然没有返场,依然清醒冷静,依然低调但有态度。像一座山一样稳,无论是音乐还是人。
      又唱了那些忧伤的歌呀,撕裂人心的歌。

2009-03-16

3月13日纪念王洛宾先生仙逝13周年 - [現場]

Tag:

      我不喜欢洪启,不喜欢他唱歌时手舞足蹈的方式。这个人的面目总是让我觉得可疑。但纪念王洛宾先生倒是没错。这个浪漫的老人,早在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就以一个文艺青年的身份开始了在路上式的生活。基本上,这个所谓的纪念演出水平不高,除了老周,台上之人很少有人演唱王洛宾先生的作品。张广天,这个总是歌唱革命向往红色的左派,并没有到场,据说临时去了韩国。还有何力,也因为临时取消了航班,没能来到北京。之前海报宣传上写着的,能唱歌的重量级人物就只剩下周云蓬。但每到这种尴尬的时候,为了避免观众因为对他的热爱而把纪念演出错当成他的专场,老周离开得都要稍微早一点。最逗的是大仙,有人在他朗读的时候在台下骂他,但他还是很合理很敬业地完成了两首诗的朗诵,抑扬顿挫。一首《人间阴道是沧桑》,一首《我已经跨入牛逼的更年期》。台下站着王洛宾先生的儿子,我不喜欢洪启,不喜欢他唱歌时手舞足蹈的方式。这个人的面目总是让我觉得可疑。但纪念王洛宾先生倒是没错。这个浪漫的老人,早在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就以一个文艺青年的身份开始了在路上式的生活。基本上,这个所谓的纪念演出水平不高,除了老周,台上之人很少有人演唱王洛宾先生的作品。张广天,这个总是歌唱革命向往红色的左派,并没有到场,据说临时去了韩国。还有何力,也因为临时取消了航班,没能来到北京。之前海报宣传上写着的,能唱歌的重量级人物就只剩下周云蓬。但每到这种尴尬的时候,为了避免观众因为对他的热爱而把纪念演出错当成他的专场,老周离开得都要稍微早一点。最逗的是大仙,有人在他朗读的时候在台下骂他,但他还是很合理很敬业地完成了两首诗的朗诵,抑扬顿挫。一首《人间阴道是沧桑》,一首《我已经跨入牛逼的更年期》。台下站着王洛宾先生的儿子,他专程从乌鲁木齐赶来,唱了一首哈密民歌。海报上写着,王洛宾带我们走出危机。其实危机只是个幌子。有这么多爱好出名的人。

王洛宾先生之子

大仙

洪启

周云蓬

2008-09-29

六个国王将进酒 - [現場]

Tag:

      9月28日,疆进酒录音日。我还是很忙碌呀。在单位坚持到最后一刻,检查并关闭所有电源,锁上大门扬长而去。而后,先去甘小姐那里取了钥匙,又到地铁站接上三儿哥,再到小祖家吃了顿涮肉,最后直奔疆进酒。
      今晚在愚公移山还有另一个民谣乐队五条人的专场。我本试图拉两位京籍媒体女和我同去疆进酒看六个国王,但二女死活不来,执意要听广东话去。后在疆进酒演出开始前听到一消息,说是某些国家机器的叔叔将那里查封了,五条人们只能去江湖小嬉。遂于今早发一短信挑衅曰:原来警察叔叔是跟着你们去的。
      话说昨晚国王们的演出还是很成功的。演出开始前,和村长同志小聊,还是能感觉到乐队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与问题。长路漫漫,哦,我们还有很多路得走。现在只能说,有多远就走多远。乐队做一天就有一天的样子。
      在首都看见家乡乐队演出很是激动。一个多小时的录音时间,虽然还是有些配合上的小瑕疵,但国王们总体表现不错。这让我很欣慰。从《种树》开始,到《酒歌》结束。不插电的六个国王,更民谣也更西北。
      演出结束之后又照旧是小聚。先在酒吧,而后又转站东大街的烤翅店。一桌坐满十多个人,啤酒和烤肉,让我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兰州。只是桌上的是青岛不是黄河,吃的是肥肠不是烤羊肉。
      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马不停蹄。这必须的。

2008-05-25

让爱与生命同行——为宕昌县支教老师李明晶筹款义演 - [現場]

Tag:

      5月24日的时间吧。4020元钱。说实话,不多。但李老师的母亲对我说,钱不管多少,都是大家的一片心意。她真心地谢谢大家。她还说,就算李老师的病治不好了,能有这么多好心人帮助过她们,她也觉得很知足。
      希望这不是最坏的结果。因为大家都在积极努力。
      汶川的阴影还在徘徊,依旧有人离开。同样是救人,同样是希望把生命的时间延长,再延长一些。
      摇滚乐在这个国家,自己就是弱势群体。指望弱势群体拯救弱势群体,真是有些勉为其难。
      但只有一个态度,能做多少做多少,能有多少算多少。
      做总比不做强,有总比没有好。
      到昨晚为止,李老师收到的捐款总计52352.5元。

2008-05-15

“虽不是一个娱乐的时间,但我们有信心。” - [現場]

Tag:
分页共7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