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7

贵阳夜归人 - [獨語]

Tag:

有些时候,我也做好准备,让自己好好醉一醉。
让我醉倒的并不是因为多好的酒,而是那些可以掏心窝子的
时刻。比如在今晚,在复杂的西南口音与魅惑的夜色包围之中,
我的清醒连同我的北方干燥,被你们顺利终结在贵阳的街头。
在这里,我是标准的异乡客,除了满身风尘与疑问我两手空空。
我想弄清那些问题的答案究竟是什么,但你们却只是说,喝!喝!喝!
于是,我学着像你们那样端起酒杯,并试着将生活缩小成一个胃的大小。
有很多人像我们一样醒着,在今晚,我们制造着另一个自己,以及一些
不由自主的欢乐。洒水车缓慢移动,湿润这城市的身体,如同一些情绪正湿润
我们的眼眶一样。当马达停止转动,时间被彻底暴露,又有多少被妨碍的思念
与奇异的乡愁正在喧嚣与霓虹里披头散发,彻夜狂奔。
感谢所有的灯与所有的人,所有喝完没喝完的酒,还有你的手,你背朝向我时的温柔。
即使明天一早,所有秩序都将被恢复,该胜利的注定胜利,我也绝不投降于那些黑暗之中的喋喋不休。
这一夜,这注定的艰难的时刻,握着你的手我换成另一个姿势。
这一夜,在彻底倒下之前,我们都是贵阳夜归人。

2009-07-21

转换 - [獨語]

Tag:

如果飞鸟飞不过暴风雨中的洋面
就让它在烈焰下折掉自己的羽翼
一切古老而又深邃的道理
都必将在人世得到朴素的证明
可是农夫与蛇
你究竟该相信哪一个

夏天把我从水里捞出来
浑身湿漉漉
地上又长出黏稠的日子
像过去的影子 挥之不去

那些眼睛正在泥土之下注视着你
你终不能像他们那样 优雅
像他们那样 与一切 决裂

2009-07-20

赶路 - [獨語]

Tag:

走了十天十夜,我累极了
你说再快一点,只要穿越前面的森林
就能看见暮色苍茫的湖面
大把大把的时间正从沙漏里往外冒
没有粮食,我已顾不上青草与飞鸟
在这上坡下坡的路上
我摔碎了带给七月的镜子

是谁说过那一片光明的景色
要绽放在牧羊少女的手心里
是谁说过那些默念箴言的声音
要装进随身携带的酒瓶
只是那黑衣人追得紧
我们拼命地赶路
不断丢弃着自己的肋骨

越来越黑的路如玻璃渣一般
切割着我的喉管
它把我劈成了一条一条的柴禾
我愿将这仅有的血与肉全部放进你的灯盏
这是我们最后的光

在这场温顺与残暴的较量中,你
终究是最后的胜利者
愿这光指引你走出森林,到时候
你要替我好好看一眼
你说过的,暮色苍茫中的湖面

2009-04-01

好天气 - [獨語]

Tag:

再等一等
好天气就要来了
我们可以一起上街
买些新鲜的水果回来
把它们切成美好的形状
装饰我们的审美与胃

再等一等
好人和正义就要来了
我们将友好地坐于树下
看着风吹掉谷物的壳
多么充足的粮食与水源
我们将从此过上美滋滋的日子

但是好天气始终没来
好人和正义也没有来
我们坐在屋子里
越来越习惯饥饿与寒冷
我们相互抱着
吃掉了对方的耳朵、眼睛
所有和人肉有关的东西
然后掐灭灯芯
一起死在黑暗里

2009-02-09

去老马家 2 - [獨語]

Tag:

每一次,如果想找一个像家的地方说说话
我们一定会去老马家
老马已经不住在白纸坊了
他的新家在崇文门的一栋老楼里
坐电梯到六层 在狭窄的走廊里绕来绕去
找到靠近楼梯的那道铁门就是了

和在兰州的时候一样
我们一起去市场买菜
他俩永远走在我的前面
大包小包地拎着鸡蛋、黄瓜和西红柿
这一年 我们都没什么太大变化
老马还是老马 小王还是小王
赚赚小钱 说说胡话
日子总是紧巴巴的
只是我损失了越来越多的体重
老马的肚子却一天天鼓了起来

老马趿拉着拖鞋在厨房里忙活起来
手起刀落 像一个已婚多年的男人一样熟练灵活
家庭生活的琐碎与幸福感
可能就是地上的纸屑 桌上的空饮料瓶
或者垃圾堆里的避孕套

我们吃着漏了馅儿的汤圆
看着电视里的《走西口》
偶尔感叹一下往事 说一说
那些已经快被遗忘的名字
从前的我们曾经疯狂地批判
而如今 我们只想通过劳动来证明自己
是一个活着的人

告别了老马我们重新回到街上
路上的行人正大口地呼吸
立春的北京的新鲜空气
104路电车像往常一样空空荡荡
坐上它 我从哪里来又回到哪里去

我知道 很多次这样的拜访之后
我就不再是个青年了
趁我还年轻的时候
让我大喊一声
早安 午安 晚安
北京

分页共23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