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7

安顺 - [旅行]

Tag:

安顺文庙

小城的早晨

黄果树少年

瀑布那点事儿

2009-08-17

平坝天龙镇 - [旅行]

Tag:

傩戏面具

牛叉的地戏现场

手工制鞋

戏水

 

2009-08-17

遵义 - [旅行]

Tag:

遵义城

城中的老年合唱队

制糖

全部大牌

乌江以及乌江鱼

2008-08-19

威海 - [旅行]

Tag:

      或许,我应找出航海图,建造船只,然后集结三两水手同行,撇下一切俗务念头,出海去打捞一座荒芜岛屿。   

                                                                                                                      ——Zoe

     

2007-02-07

流水青海 - [旅行]

Tag:
2月2日

    两个月中第二次出现在西宁。西宁的阳光依然温暖刺眼,风也照旧刮得厉害,我背着相机回头看着火车站“西宁”两个大字,有种百感交集的感觉。这一次,我感到自己终于不再是个过客。
    去儿童公园的门口喝了雪山酸奶,去莫家街吃了羊肠面,去了沙力海吃了羊脖子。我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轻车熟路。如果说这也算是一种故地重游的话,那么这两次西宁之行间隔的时间之短是我之前不曾想到的。

2月3日

    一觉醒来,已经十点多了。拉开窗帘,依然是个好天气。刘兄的车在楼下等着我们,一行四人从西宁出发,没多久就进了互助土族自治县。上大学时,对门曾住着一位祁姓土族同学,家就是互助的。除此之外我对这地方基本一无所知。
    二月这里基本没什么游客,我们把车开进路边的一家风情园,发现里面早已关张大吉。无奈,只好又往前一个一个搜寻,最后总算看见一家还没关门的。
    老板是当地人,得知来意后也很大方,虽然无法接待我们,但可以带我们到里面小做参观。就这样,透过一间间紧锁大门的屋子的玻璃,我大致看到了土族人家的家中布局及摆设。其实这地方还是汉化的厉害,沿途走来基本上看不到穿着民族服饰的土族人。如果一个民族的文化仅仅靠着修建几座风情园来延续自己的生命,那真是一件可悲而又可怕的事情。接待我们的老板长着一张典型的红亮的少数民族脸庞,但却穿着西裤打着领带,头发也梳得整齐。在意外得知他是当地花儿歌手的情况下,我们强烈要求他为大家演唱一首花儿。就这样,在一个废弃不用的餐厅里,我看着一个汉族打扮的土族花儿歌手为大家演唱。词我听懂了,姑娘和花,小伙子对爱情的渴望。似乎是亘古不变的内容。
    从风情园出来,我们进了村子,联系到一户人家,准备来顿土族午饭。在一个小姑娘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她家。我没发现这和我在兰州的农村见到的有什么不同。进了屋,脱鞋上炕,感觉像在东北。从点菜到上菜将近两个小时。其间,家里的小孩进进出出。当从里屋出现CS熟悉的背景声音时,我才发现这里比我想象得要现代得多。
    饭上来了,量很大,菜肉结合。还有主食,少不了“狗尿浇饼”,“背口袋”。整个用餐时间没超过上菜用的时间,剩了很多,包括一瓶48度的青稞酒。量大啊量大啊。
    下午的其他时间基本都用在路上,顺路参观了一下土族的黄教寺院宁佑寺。在寺院的广场上看见一群喇嘛正在日头下辩经。


土族歌手


宁佑寺院的土族阿妈


宁佑寺




2月4日
    中午出发,从西宁到隆务寺所在地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路况比较好,一路顺利。隆务镇很小,走在大街上的感觉是很奇特的。从宾馆出发再回到宾馆,用不了多少时间。在隆务寺里,我们先被当作韩国人,而后在一家商店里又被当作香港人。后经分析,主要是小熊同学的装束,尤其是帽子,很容易被人当作异国人士对待。
    夕阳里的隆务寺显得格外冷清,许多殿都关着,甚至没有人向两个外地人收门票。一路畅行无阻。很难想象再过一段时间当晒佛开始的时候,这里又该是怎样一番景象。
    由于时间有些晚了,再加上很多殿都已经关了,所以我们的参观只能是走马观花。
    出租车拉着我们返回镇上。由于前两天吃了不少羊肉,两个汉民满大街搜寻不用吃羊肉的饭馆。不用说,这很难。最后,我们在菜市场的一家小店,用一顿麻辣烫结束了当天的晚饭。


隆务寺内


隆务寺内

2月5日
    吾屯上下寺的唐卡早已声名在外,但等我们真正到了这里,却发现竟然不知怎么去找到一位画家。寺院还沉寂于静谧之中,很多地方大门紧闭。在下寺找了半天,没发现一位画家。无奈只好请教ray同学,很快她的短信告诉我,这些“高手”都“隐蔽”在村子中,必须自己去寻找。
    正当我们一头雾水的时候,无意中碰间一位小喇嘛。小熊同学让我上前打听,没想到小喇嘛干脆地回答,我们家就有画唐卡的,上我们家去吧。
    我们跟着小喇嘛来到他家,他的弟弟已经在门口等我们。这是一户六口之家,除了兄弟俩还有他们的父母、姑姑和奶奶。我们一进屋,家人就开始忙碌,先是茶,后是油饼,最后是牛肉炒菜,量大,实在是量大。盘子大小的油饼一下就上了七、八个,老奶奶像端脸盆一样把它们让给我们吃。当一个油饼要用双手来拿的时候,你已经可以想象出它的巨大。边吃边聊,哥弟俩纷纷拿出自己小时候的习作让我们看,从这些还是铅笔的习作中,已经可以很强烈地感受到唐卡艺术的伟大。那些细致入微的描画,让我这样的外行只能看着发呆。饭后,弟弟拿出一张海报大小还未全部完成的唐卡让我们拍照,并详细解答小熊同学提出的关于绘画的一些问题。由于过于专业,我这样的绘画门外汉只能在一边东拍西拍。我注意到墙上贴着很多三好学生的奖状,奖励对象的姓名是“拉藏太”,一问,原来就是15岁的弟弟。
    下午,兄弟俩又陪我们转了上寺,临走的时候,兄弟俩一再问我们什么时候再来,并留下我们的手机号码。在回西宁的长途车上,我们接到兄弟二人发来的短信,那是几条夹杂很多错字的短信。正如兄弟二人所言,他们的汉语说得很不好,所以对于很多话只是知道音,而并不明白具体该用哪个字。看着他们发来的短信,你只能感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淳朴。其中哥哥旦曲的一条短信让我们唏嘘了好久:等你们下次来,我一定送你们唐卡,大的送不了,但可以送小的。


吾屯下寺


我们的午饭


旦曲一家人


旦曲、拉藏太兄弟和他们未完成的唐卡


拉藏太儿时习作


吾屯上寺


一面墙上


吾屯上寺的大殿顶上
分页共7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