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8

戒严 - [雜感]

Tag:

      戒严了。我被堵在北边,中间隔着交通管制的长安街,无法回到南边的家。距离不远却无法直线穿过。这多少有些尴尬。我想起卡尔维诺的小说中那个总是走错路总不能顺利回家的男主角。他也一定很郁闷。今晚,看来要走很长很长的路了。

2009-09-16

说话 - [雜感]

Tag:

      有个安静的,不受打扰的,且整块的时间来写博真是越来越难。不想用忙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回想上学的时候每天都有大把大把的话可以说,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安静地思考,想事情。而现在这些时间大部分都被用于对抗在这个城市中越来越滋生的欲望与生活难题。
      早上听了陈力丹老师的讲座。上学的时候错过一次他的讲座,直后悔,想是离开新闻学院后再听上他老先生的一堂课估计是有些困难了。没想到业务学习的主讲老师中竟然有他,而且授课时间是整整一天。大师的课果然有些趣味,虽然讲的基本上还是马列新闻观,但因为穿杂了很多历史,还是让众人听得很过瘾。我坐在第八排最右边的位置。这距离在学校的时,差不多就是最后一排到讲台了。三年,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度过,而且每次都是拿着和上课内容无关的书。虽说确是多读了一些文字,也却真的弄丢了一些东西。事情总是这样有好有坏的。当时看不出,结果总是要过后才知道的罢。现在上一堂这样的课,是多么地难。
      前些日子接到阿shan来信,知道她的小说《走路回家》在大马的报纸上刊登了。虽然最终没有进入10强,但也算是不小的胜利。毕竟是发表的处女篇。今天又得知她的博客入围了大马的华文部落客的电影项目的比赛,目前是5强。10月10日就要公布获得最佳电影部落客的得奖者。这很好。阿shan是我从未见过的马来西亚网友。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始终通过邮件交流。她是个热爱文学创作的人。她给我看过很多她写的小说。很多时候,我并不能给她多么专业的建议,只是凭借着阅读的本能来告诉她作品的好恶。她和从未来过中国大陆的华裔老公经营着什么工厂,生计无忧,但我想她真正喜欢做的事是能成为一个能靠文字谋生的女作家。我欣赏她为自己喜爱的东西肯于付出的脑细胞与精力,并不断打磨着自己的文字时所具有的态度。普通的人梦想都是很奢侈的。而比梦想更糟糕的是还未叩响梦想大门之前,很多人就放弃了。好在阿shan不是。生活中总要有一些人,一些事,可以让人感到生活还能更光亮些。因为这样,出现雷蒙德卡佛笔下的那种挫败感的时候才会少一些。为她高兴。

2009-09-04

干脆面 - [雜感]

Tag:

      买了一包小浣熊干脆面。价格还是一元。包装换了,但小时候的味道还在。有多少年没吃过了?

2009-08-26

杨绛文集 - [雜感]

Tag:

     

     曾编最近总是行踪诡秘。要么是神秘玩失踪,电话短信死活找不到人;要么就突然像幽灵一般在大半夜发上一条短信。上一次是发来马骅的好诗,这一次是告诉我当当可以买《杨绛文集》了。
      等了好久,终于重新上货了。这是一套多么好的书儿啊。杨先生的文字,靠谱的出版社,朴实素雅的装帧,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面对如此诱惑怎能无动于衷。买。必须要买。房租要交,信用卡要还,《杨绛文集》也得买。头天订货,第二天八点十分就收到当当送书的电话。实在快哉。

2009-08-25

十号线 - [雜感]

Tag:

巴巴变淘宝相册,网络相册

      从张北回来的那天晚上,海强和满晨把我送到牡丹园,我从这里上了10号线。天色已晚,由于前一天四点才睡下,这会儿是很困很想睡,但又不得不摇摇晃晃地车厢里继续耗费些时间。临近末班,车上人并不多。我在车厢壁上靠着,这样能稍微轻松一些。
      一路上都很平静。到国贸站时,我突然听见我右前方“轰”地一声。一看,一个人重重地倒在地上,不醒人事。有个姑娘叫了一声。车厢内的人都朝喊声发出的地方看去。有人迅速打了120,还有人要上去掐那个人的人中。有人却喊着,先让他平躺着,不要碰他的头……这样的场景貌似只在电视里见识过。到了双井站,地上 的人还没有清醒,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他是否活着。地铁站的工作人员拿着对讲机匆忙上车,车上有人建议,让他在双井等救护车,不要再走了。工作人员就把他抬了下去。
      惊险的一幕。不知道后来那个人怎样了,是死是活。突然那么倒下,假如是个外地人,假如需要任何手术,是不是还要费尽周折地寻找他的亲人在手术书上签字。想想后怕。有那么一天,也突然眼前一黑,倒在地上不醒人事,那第一个接到电话的应该是安女士。就不知道那时她在不在中国,手机能否打得通。

分页共97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