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30

27 - [雜感]

Tag:

      最近北京气温反差剧烈,忽冷忽热。某日,一哥们儿从西单回来后说,不得了,刚看见好多已经光脚穿着凉拖的姑娘在大街上出没。大家听后很平静地对他说,你怎么这么没见过世面,慌什么,那都是些90后,还很年轻,造得狠,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又某日,一姑娘对我说,想当年这会儿也是穿着丝袜在大街上晃悠的主儿,可现在呢,到现在还穿着秋裤呢;再某日,见一同事将签名改成:十几年来我竟然第一次破天荒地感冒了,苍天啊,大地啊,难道我真的老了吗?擦,原来我们还真是上年纪了。一点一点以自己没察觉到方式。看到某人在博客里写到,27岁的老男人生日快乐。好吧,我27岁了,也许真是个老男人了,尽管我还不想承认我老了。这些天我常挂在嘴边的是,我27岁了,好多人在27岁的时候已经死了。从18岁的时候就知道很多牛逼的人都死在了27岁,好像这个数字很牛逼,活过27人生就开始了新阶段一样。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于死在27岁的牛逼人数,仍然是那么四个人,没什么增加。渐渐地,对这个年纪的狂热心态就减少了许多。倒是一直记得高晓松27岁的时候已经发了《青春无悔》,那张把当时的我迷得无迷三道的作品辑。
      好在好在,老有也有老的好处,什么样的路都得走一走,什么样的味道都得尝一尝。一辈子,还不就像姚兄常说的,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吗?

2009-03-18

你是残忍的中年人吗 - [雜感]

Tag:

      小王,你为什么不剪一个像xx那样的发型,多清爽。xx是我的一位同事,他留着一个很普通的寸头。小王,你怎么今天又穿着球鞋?你应该去买一双皮鞋。你没事去北辰购物中心逛逛,那里有个叫骆驼的牌子挺好的,你就买那个。小王,我发现你们80后总是有一点小资情节,没事还爱捧个书看。有那功夫把摄影机提上到处拍拍去。小王,你以为我年轻的时候没个性吗?我告诉你,你那些和我比都是小儿科。小王,你怎么看《中国人史纲》这样的书,柏杨这个人很偏激的,年轻人最好少看这种偏激的东西。小王,我告诉你,我们这里就是一块大磨石。谁来谁都得磨。小王,你别把吃饭不当回事,那就是说假话,但假话人爱听,能办成事,你得好好学着。
      呵呵,这是一群多么可爱而又有趣的中年人啊。你们总是能给我带来意外的笑声,我不得不承认你们有的时候真的很搞笑。和生活中的你们相比,小沈阳基本就是个悲剧演员。虽然很多时候你们表现得很残忍,但我还是觉得那并不是你们的错。生活强奸了你们,但你们很快就平静地接受了这种馈赠。我只能感叹你们忍耐的能力和适应力。对于这个,我还必须花更多的时间来学习。
      和你们在一起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你们教会了我很多有用的东西。在今后的几年,我们还将友好地在一起工作,继续看着你们,继续地爱着你们,继续收集和你们有关的有意思的东西。到了一定时候,我要写本书,把这些有意思的东西都写进去。书名我都想好了,就叫我是如何成为一个傻逼的。

2009-03-13

两会青年 - [雜感]

Tag:

      会是要开完了。这几天,有机会采访了几位代表。取景器里面,他们的脸看上去非常地诚实,没有丝毫破绽。这样的时候,我总是很迷惑,这是他们真实的自己吗?对他们所说的哪句话,我应该表示适当的相信?出于对官员的天生反感,我无法想象生活中的他们和镜头前的他们,差距究竟有多大。我听到了不同的表达,也明白了他们对不同事物的关注,但我还是无法对这些语言做出准确的判断。事实就是这么拧巴,烈士和小丑往往就走在同一道路上。对于一个成立刚刚60年的共和国,改造它是一个缓慢而又艰难的过程。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一切都是摸石头过河。有的时候,是不应该对某些问题要求得太过苛刻。但是有些人跑得实在太快,将那些还在爬的人远远拉在后面。对速度的疯狂迷恋,导致了一种狂热与不计后果。像吃了high药,总是高高的。而那些戒备森严的宾馆,挂军牌的专车,出入登记身份证的门岗,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我,这里是人民的代表。但人民是不怕破坏与暗杀的。如果真有这种破坏与暗杀的话。看着那些红红的身份牌,我一直想找到那个能代表我的人。

2009-02-27

永远的微笑 - [雜感]

Tag:

陈歌辛先生写过一首歌《永远的微笑》,原唱是周璇。后来甄妮、蔡琴等歌手也曾翻唱过。罗大佑在“搞搞真意思”演唱会上声称自己写歌曾受到这首歌极大的影响。陈先生在他那个年代就已经是著名的流行音乐人,生前风光不已,但却晚景凄凉,61年饿死在劳改地安徽白茅岭

还是喜欢罗大佑这个版本。

 

心上的人儿有笑的脸庞
她曾在深秋给我春光
心上的人儿有多少宝藏
她能在黑夜给我太阳
我不能够给谁夺走仅有的春光
我不能够让谁吹熄胸中的太阳
心上的人儿你不要悲伤
愿你的笑容永远那样

 

 

2009-02-12

一首歌 - [雜感]

Tag:

      刘堃有了一首新歌《嘿,青年》。12月的时候在D-22听他唱了一次。歌词是他来北京录音时写的一首诗。我很喜欢这首歌,它和低苦艾的风格有很大不同,更个人化。我听了很多遍,很有感触。它说出了我想说出的话。像电影画面一样,切割了生活的某些瞬间。既安静又迷人。每次听的时候,我都能想到一个哥们儿靠在城铁座位上,疲倦地睡着了;或是一个穿着匡威和牛仔裤的哥们儿,竖起大衣的领子,瞬间消失在五道口的人群中。困惑与迷茫,在更大的生活空间迷失方向。它为城市中的青年们集体画了一幅像,像一首挽歌一样。

      去这里听。

分页共97页 第一页 上一页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最后一页